| 注册 | 忘记密码
轻松一刻 - 阅读主题
<<  <  1  >  >>

仙剑奇侠传1 完全对白 (七)

好(0) 差(0) 阅读(4451) 评论(0)
Wen 给 Wen 发消息 给 Wen 发email
作者头像
等级:◆◆◆◆◇◇◇

醉汉甲∶呵..啊..我告诉你呀!咱们这里出了一位神秘的美女,知道是谁吗?
醉汉乙∶不用你说大家都知道..是刘家少奶奶!
醉汉甲∶哈哈~大家都在猜..她的出身、她的来历~哈大家通通不知道她是哪来的,只有我知道!
醉汉乙∶哦~你倒是说说看!
醉汉甲∶她叫~彩依,对不对?她是皇上的亲妹妹~宁国公主听说是因为她的皇帝哥哥要把她嫁给回纥王子和亲,她不肯就在迎亲的途中逃走,躲着、躲着,就躲到尚书府去了
醉汉乙∶不对、不对!我说的才对我在洛阳见过彩依姑娘她是迎春阁的第一名妓以前她跟我是老相好呢!
醉汉甲∶你醉啦!你在胡说些什麽呀你什么时候去过洛阳了?
醉汉乙∶你才醉了呢! 人家是尚书是朝廷大臣,怎么会认不出来她是公主
醉汉∶嗝~ 你才醉了,我没醉!

小二∶客官,楼上雅座。

飞鹰帮∶阁下是哪条道上的报出个名号来!
巨鲸帮∶我是太湖巨鲸帮的少帮主─赵海。
飞鹰帮∶巨鲸帮····混水上的爬到陆上来干啥?
巨鲸帮∶水上混的就不能上陆地啊!谁规定的?我知道最近京城会有一桩大买卖,我们想要分一票。
飞鹰帮∶说分就分,那我们算什么!
巨鲸帮∶你们算哪根葱啊!告诉你,当朝杨太师是我爹舅父的妹夫,你听清楚没有!
飞鹰帮∶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朝中丞相是我娘叔叔的表兄你活得不耐烦啦!
巨鲸帮∶搞不清楚状况,皇上身边的大红人杨公公是我舅娘岳丈的拜把兄弟。
飞鹰帮∶哼!你们是关公面前耍大刀皇帝的宠妃冯妃是我祖父三姨婆的外孙女,要想动我们的地盘,也要看清楚对象。
巨鲸帮∶不服气就来比划比划!
飞鹰帮∶来呀! 谁怕谁?

酒客∶今朝有酒今朝醉家事、国事、天下事...关我屁事
酒客∶京城里龙蛇杂处,什么人都有你在这儿可要小心点儿。

茅山道士∶各位乡亲父佬!张天师伏魔降妖灵符廉价大拍卖,要买要快~数量有限晚来就没机会啦!
茅山道士∶谢谢~府上若是需要请人收惊、捉妖、勘风水..请来找本山人就对啦!

老板∶客人好,我们这儿有京城里最好的打铁师父,打造出来的武器一定让您满意,挑挑看吧!
顾客∶这儿卖的兵器都十分的名贵就怕有名无实。
顾客∶京城卖的东西就是不一样,好~贵!

妇人∶孩子的爹,快来吃饭吧!饭菜都要凉了。
孩童∶哇!终于可以开饭了。
居民∶咦,小兄弟您是哪位啊?
居民∶在寒舍吃顿便饭再走吧

才 子∶小姐..有没有空啊?我请你去喝茶,好不好?
佳 人∶不要啦~人家会不好意思
才 子∶别这么说嘛~我可是诚心诚意的邀请你呢
佳 人∶不行啦..!太晚回去,爹娘会骂我的
才 子∶真是太不给面子了我玉面书生想要泡的妞还没有攻不下来的!
佳 人∶嗯~..真是不好意思

澡堂老板∶我们这里是城里最有名的澡堂浴池中还特别加入百花香精,让你洗后全身皮肤光滑细腻、容光焕发、芳香迷人!只要常常来我们这洗香水澡保证你就像刘家少夫人那样让男人们迷得神魂颠倒

澡堂女客甲∶洗完澡真舒服~!
澡堂女客甲∶这家澡堂自从推出百花香浴后,生意变得好的不得了
澡堂女客乙∶我家那个死鬼呀~居然说我身上常有股怪味
澡堂女客甲∶我怎么闻不出来?!
澡堂女客乙∶还不都是刘家少夫人害的
澡堂女客甲∶那个女人! 关她什么事?
澡堂女客乙∶还不是那天,刘府订了两只人参,要我家相公给送过去恰巧遇到那位少夫人我相公回来后,就一整天魂不守舍,嘴里直嚷嚷说∶好香~好香~。而我只要靠近他时他就嫌我身上有骚味
澡堂女客乙∶为了讨我相公的欢心我只好天天来这泡香水浴看看是否能像她一样迷人

女客∶听说刘家少奶奶身上无时无刻都会传出一阵阵花香的味道,不知道是怎么弄的,真想知道。
女客∶我天天都来这洗身子为什么身上的味道还是不够香
女客∶咦?小姑娘,你也是要来洗澡的吧!怎么不把衣裳给脱了?
女客∶刘家公子不知道造了什么孽得了一身怪病,生不如死。又不知道积了什么福,娶到一个美若天仙的贤慧姑娘。
女客∶现在城里面到处都在讨论关于刘家公子的病,和彩依姑娘的身世与来历,真的有那么多的事好谈吗?

婢女阿萍∶林小姐、李公子!夫人有要紧的事,想请二位尽快回府
林月如∶哦~是什么事?
婢女阿萍∶是..是..夫人说∶您回去就知道了
婢女阿萍∶奴婢话已带到,奴婢告退

林月如∶爹!! 您..您怎么会到这来?
林天南∶我来找我的女儿~不对吗?
林月如∶我才不要回去!
刘夫人∶月如..对你爹说话怎么可以用这种态度呢
林月如∶爹爹一下子千方百计要逼我嫁人,一下子却又要把逍遥大哥赶走出尔反尔,根本不管女儿心里的感受!
刘夫人∶我想..你爹是为了你着想
林月如∶才怪! ..对了
林月如∶爹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云姨,是不是您向我爹告的密
林天南∶哼~何须告密!做爹的对你的脾气还不够了解吗?从小~每当你犯了错怕被爹责骂,就跑到云姨那里躲起来,好让云姨替你求情虽然你云姨已经搬到京城来但是爹猜也猜得到,你这回离家出走,一定会来找云姨
刘夫人∶林大哥~月如不是小孩子了她有她自己的想法,咱们做长辈的,也不必太为难他们
林天南∶云妹,你放心..我今天来这里只是要确定一件事并非想责难她们
林天南∶如儿! 爹问你..你离开家的这些日子都是和他在一起?
林月如∶是..是又怎样我和李大哥之间是清白的
林天南∶李少侠..当初比武招亲依旧可以算数,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只要你以后不再去找那姓赵的蛇妖女,我立刻将月如许配给你
李逍遥∶..........恕晚辈难以从命!于情于理,我都不能置灵儿于不顾
林天南∶那你把我女儿当做什么!...你的跟班吗!?
李逍遥∶前辈~ 这是两回事..
林月如∶爹~ 我们的事,您别管嘛!
林天南∶住口!我怎能放任我的亲生女儿在外面跟男人游荡厮混!?
林月如∶爹! 您怎么可以说的这么难听
林天南∶算了~咱们父女俩也别吵了爹知道再说什么你也不会听李少侠~ 有几句话我想与你私底下谈,可否?
李逍遥∶好的...。

林天南∶李少侠,你是不是也在恨我当初片面悔婚?
李逍遥∶晚辈不敢。您是月如的父亲月如的事由您作主,晚辈怎敢有怨言..
林天南∶哼...月如能像你这么懂事就好了并非老夫言而无信,存心作梗而是~老夫见你和那赵姑娘关系暧昧,姑且不论她是正或邪你都不应该有了月如,心里还挂念着别的女人
李逍遥∶恕晚辈愚昧~ 晚辈认为男子汉大丈夫立于天地有情、也要有义灵儿际遇堪怜,家婶千叮万嘱要我护送她回苗疆家乡寻母而且灵儿与我相识在先,且曾对我有救命之恩我若是为了攀龙附凤,而弃她于不顾,岂不是不仁不义不孝的人吗!?
林天南∶说的倒是动听,可是..就这样让我女儿不明不白的继续跟着你吗?!
李逍遥∶ 我....
林天南∶不必多说,拔剑吧!我倒要看看~你真是个男子汉大丈夫、还是个只会耍嘴皮子的无赖
李逍遥∶不~晚辈怎敢跟您动手?!
林天南∶我可是认真的~接招吧!你若是有真功夫、真胆量就不得退后半步,接下我林家的七诀剑气你若赢得过我。从此以后我便不再过问你们的事反之~你若是个胆小鼠辈我就当场一剑毙了你免得你误了我女儿的终身!

林天南∶拿出你的真本领吧!不然..死在我的剑下就别怨我
林天南∶ 注意了!
林天南∶好~ 第二剑!
林天南∶最后一招~看清楚了!

林天南∶唉..! 我真的老了

林月如∶爹..!
林月如∶李大哥! 你有没有受伤?
林天南∶罢了..罢了..女儿养大了,终究是别人的
李逍遥∶前辈...!
林天南∶月如从小娇生惯养,没吃过苦希望你能好好照顾她
李逍遥∶你爹..还是很关心你的
林月如∶我知道...但是..我想我已长大了,应该自己独立不能一辈子都依靠父母
李逍遥∶你真的打算不回家了?
林月如∶我喜欢像现在这样的生活到各地去游历、冒险..可以认识许多人、许多事物更可以锻炼自己的武功而且...
林月如∶这样才能和你在一起
李逍遥∶我只是一个不学无术的浪子你跟着我,不怕到时候两人一起去当要饭的?
林月如∶如果真是这样就怪我自己倒霉啦!
李逍遥∶好吧~等我找到灵儿的下落把一切事情都结束后,我带你四处游山玩水,一同吃遍天下珍味,看遍人间美景
林月如∶嘻..吃到老! 玩到老!
李逍遥∶那..我们....
彩 依∶啊..!!
李逍遥∶哇!? 大嫂..你突然出现,害我吓了一跳
彩 依∶是..真是抱歉..我急着赶路,没向您打招呼
李逍遥∶大嫂出来外面采花吗?
彩 依∶是的..
林月如∶这么说,这树林里生长着许多美丽的野花罗?!
林月如∶好耶,逍遥哥~我也要去摘!
彩 依∶不.. 不可以..
林月如∶为什么不可以?!
林月如∶走嘛~逍遥哥,我们一块去
彩 依∶因为..这树林里..有很多毒蜘蛛,还有些花草是具有毒性的。万一..你们不小心误触可能会中毒的
李逍遥∶大嫂对这里的环境比较熟悉月如~那不如不要去吧要摘花,院子里多的是
彩 依∶对不起..相公在等着我回去为他煎药,告辞了
林月如∶看样子..大嫂似乎经常到林子里采集奇花异草
李逍遥∶难怪她身上常有股醉人的花香也许是经常接触花的缘故吧!

彩 依∶相公..求求您..把这药喝了吧,这样您的病才会早点好起来..
彩 依∶啊! 相公..你..
刘晋元∶你每天给我喝的药根本不是用来治我的病的,而是迷药是不是!?
彩 依∶相公..您..您何出此言这些药是妾身辛辛苦苦去采来的,世间也只有这种药方才能医好您的..
刘晋元∶哼!我的病,所有大夫都束手无策难道依你这不知哪弄来的偏方就会有效!?而且~ 为何我喝了这种药就会昏睡数时辰不醒人事?我问你! 每天晚上我昏睡的时候,你都跑到哪里去了?
彩 依∶我.. 妾身怎么会呢!
刘晋元∶你骗得了爹娘,但骗不了我结婚至今,你根本未与我同床过。你眼里只当我是个废人,对吧!?
彩 依∶相公..那种事..等您病好了,妾身自然自然..该服伺您的
刘晋元∶还有~!你说父母是苏州船商,举家出游遇上盗匪,才落难流落京城你说的这些事,我都叫人调查过,结果都是你编的你说!你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彩 依∶相公..请您相信妾身妾身做的任何事,都是为了您求求您,把剩下的药喝了吧!不足的份量,妾身再去只要再三日..再服完最后这三日的药您的病就会完全好了
刘晋元∶住口! 我绝不再喝那种来路不明的药
彩 依∶相公..您这是何苦..
刘晋元∶我再也不相信你了我要告诉爹娘!去叫我爹娘来..快去!
刘晋元∶你..你想做什么!?
刘晋元∶  ....
彩 依∶原谅我..相公。妾身不得不如此做了

林月如∶.......。
林月如∶怎么会这样呢!?

"二人叫醒刘晋元.."

刘晋元∶如妹,谢谢你又救了我你也亲眼看见了吧!那女人~会..会使妖法我早就怀疑她不是人类她一定是妖怪,要来害我的!
林月如∶刘大哥! 真相尚未查明切莫妄加猜测呀你一定是误会大嫂了
刘晋元∶如妹!你要相信我这桩婚事是爹娘擅自作主的我对她从来没有感情。你可知道..这些日子我有多痛苦吗?
林月如∶但是..刘大哥..你不能因为这样就抹煞大嫂对你的好
刘晋元∶那都是假的!我与她朝夕相处。她的行为举动,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常人!
林月如∶刘大哥,你冷静点..
刘晋元∶对,我要去找爹娘商量!
李逍遥∶等一下! 刘兄..
李逍遥∶月如,我们跟去看看!

刘夫人∶哎啊!晋元,外面风这么大你怎么可以跑出来。彩依呢?彩依怎么没有陪着你?
刘晋元∶娘! 您快去请爹回来做主。
刘夫人∶你爹还尚未归来呀..到底发生什么大事了?
刘晋元∶娘~您要救救孩儿彩依..她要害我呀!
刘夫人∶说这什么话!?彩依为什么要害你呢?
刘晋元∶彩依..她..她是妖怪!她会施妖法,她想害死孩儿啊
刘夫人∶怎么可能呢..!?我可怜的孩子~你一定是身体不舒服所以神智有些不清楚..听娘的话~ 回房去躺着 娘炖了两份莲子燕窝汤,给你和彩依补补身子
刘晋元∶不要! 我不要回去那我不要吃药,我会死掉的我会被害死的!!
婢女阿香∶夫人..依奴婢之见少爷可能是梦魇未醒或是受了惊吓也说不定
刘夫人∶嗯..说的对~那该如何是好?
婢女阿香∶可以请"道士"来替少爷作法收惊在奴婢的家乡,发生这种症状的人,都是这么做就好了
刘夫人∶你们先带少爷到我房间这件事我自有打算
婢女齐声道∶是!
婢女阿香∶少爷! 请吧..

刘夫人∶唉..老爷又不在我实在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刘夫人∶月如、李公子..你们世面见得多,这件事可否请你们替我拿个主意?
林月如∶好的..云姨,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帮您的
刘夫人∶老身先谢过二位了..
刘夫人∶若是要用到钱尽管向云姨开口吧
得三万文钱
刘夫人∶那么..一切拜托你们了
刘夫人∶还需要用钱吗?
刘夫人∶只要能救晋元花多少钱都没关系
得三万文钱
刘夫人∶那么..拜托你们了
刘夫人∶钱还不够吗?
刘夫人∶没关系~我这还有..
得三万文钱
刘夫人∶找道士来..会有用吗?

茅山道士∶想请本山人作法吗。那你可找对人了!只要有我茅山道人出马有灾消灾、有难解难任何妖魔鬼怪、恶灵鬼魅全部无所遁形!想当年~我和我师父太乙真人联手对付阴山鬼姥,我师父就只用一招..
林月如∶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既然道长法力高深,可否随我们到刘尚书府上,替刘尚书的公子收惊
茅山道士∶哦..是尚书的公子啊那么价钱可要贵一点罗..
林月如∶要多少? 您说!
茅山道士∶呵..是这样子的通常~穷苦人家我会看情形最多可以打五折~做善事嘛高官富贾的话..就照我们祖师爷所立下的规矩..嗯..我算算..
茅山道士∶一万五、不二价!
茅山道士∶成交!

茅山道士∶嗯..嗯...。
茅山道士∶刘公子两眼泛青、经脉浮肿眉宇间凝结着紫黑之气..八成是中了极厉害的巫毒
林月如∶巫毒?!
茅山道士∶所谓巫毒~是用咒术加上毒蛊复合施在人身上只有道行很高的巫蛊师或是毒物所幻化的精怪才会使这类的邪术。通常..中了此种毒只有施毒的人才能解
刘夫人∶那..我儿子..我儿子还有救吗..?
茅山道士∶很难说.. 刘公子体内似乎还有另一种不明的毒抑制住了巫蛊的毒性。短时间之内毒性应该不会发作不过~ 奇怪的是..一般人若同时中了二种这样的毒。即使毒未发作,不出七日之内早就元气枯竭而亡了照刘公子的脉象推算,中毒至少已有一个月以上了..他是不是服了什么大补仙丹竟然能支撑到现在!?
刘夫人∶没..没有啊道长~会不会是您看错了?自从那时候起,只有我媳妇熬一些草药给我儿子服用其他大夫开的药因为我儿子吃下去就会呕吐,所以就没再给他吃了
茅山道士∶事情并不单纯,我想~必须到刘公子平时所居住的房间查看..

茅山道士∶哎呀..好重的妖气啊妖怪一定就在这附近!
刘夫人∶道长..请您想想办法
茅山道士∶您放心~ 本山人是有备而来的
铃~ 铃~ 铃..
茅山道士∶
天灵灵、地灵灵
四方神明听我令..
唔!?
茅山道士∶这....!?
刘夫人∶道长,怎么回事?
茅山道士∶喔..没事..没事!
茅山道士∶看我的~张天师金刚降魔符!咦!?
茅山道士∶大胆妖孽,竟敢戏弄本天师还不快给我现形!
茅山道士∶.........。
茅山道士∶休怪我拿出真本领了!太上老君、急急如令天兵天将、速速驾临!哇..救命呀!
刘夫人∶道长! 道长..
茅山道士∶哇~我还想活命啊!您另请高明吧
刘夫人∶怎么办!元儿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叫我怎么向刘家列祖列宗交代啊..
林月如∶花了大把银子就请来这个笨蛋!?
李逍遥∶可能我们这回遇到的真的是非常厉害的妖怪而且就躲在这尚书府中

林月如∶好像有什么东西飞过去了!?
李逍遥∶我也没瞧清楚..
李逍遥∶嗯? 好浓的花香
林月如∶是牡丹花的香味..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浓!?
林月如∶唔...怎么..我觉得好、想睡觉..
李逍遥∶这香味有点古怪..月如!暂时别呼吸咱们尽快离开这里

床上躺著尚书夫人而刘晋元却不见了..
林月如∶云姨~ 云姨~!
李逍遥∶没用的..她们一定是中了什么法术,怎么叫也叫不醒
林月如∶怎么办..李大哥~你可有办法?
李逍遥∶若继续待在这屋内,恐怕连我们也会有危险..我们先到外面,看看是否能请人来帮忙

茅山道士∶什么!? 要退回那一万五!我的梵音铃、桃木剑全没了还有那十二张天师符,是我用每张一千文钱买来的!作这趟生意,不但钱没赚到还害我的头发给烧掉一半!
茅山道士∶我没有找你们赔就不错了居然还想退钱!

小童∶哇~你们快来看!水里有死人耶
士兵∶一定又是喝醉酒掉进运河里淹死的醉汉
士兵∶唔..这具尸首全是酒味!
士兵∶少惹麻烦,还是别去碰为妙
林月如∶呜..好臭的酒味!
运河中漂浮着一个人要把他捞起来吗?
李逍遥∶这样泡在水里太可怜了咱们把他捞起来吧
酒剑仙∶呵~~~~这一觉睡得好饱!
小童∶哇~! 死人会说话!
酒剑仙∶嗯?我怎么全身湿答答的?咦..这又是哪里?
李逍遥∶师..师父!!!
酒剑仙∶哦! 怎么又是你这小子?
李逍遥∶师父! 好久没见到您了您老人家可安好!?
酒剑仙∶少肉麻了~谁是你师父啊?我只是为了赔你一壶酒教了你一招剑法而已我酒剑仙可是从来不收徒弟的
李逍遥∶不~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在晚辈的心目中,您就像我的师父一样
酒剑仙∶好啦好啦~随便你怎么叫
林月如∶老前辈,你怎么会泡在河里呢刚才我们还以为你是死人哩
酒剑仙∶哈哈~我想起来了!大概是酒馆的老板趁我熟睡时,把我丢入河中的
李逍遥∶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您!
酒剑仙∶哈哈~差不多啦!我喝光了酒馆私酿的陈年绍兴身上又没有钱付给他们,双方算是扯平啦
林月如∶这.....李大哥~你的剑法就是..向这位奇怪的老伯学的!?
李逍遥∶月如!我不许你这样说前辈
酒剑仙∶嗯~ 好奇怪的花香
酒剑仙∶好像是这里面传出来的..唔~ 好重的妖气呀!
林月如∶前辈也看得出里面有妖怪?
酒剑仙∶开玩笑?什么妖魔鬼怪我没见过用肚脐眼也看得出来这处府邸被施了咒!
李逍遥∶师父可有办法对付这妖怪?
酒剑仙∶这妖怪长什么样子?
李逍遥∶其实~连个影子也没瞧见过只知道现在尚书府内除了我们全部的人都中了妖术昏迷不醒
酒剑仙∶啧~连对方是啥东西也不知道,怎么打?这样子吧!我来开坛作法先破了这妖怪的幻术,逼他现形再说你们去给我弄几项道具来.."蜡烛"、"符纸"、"檀香",还有~顺便给我带一壶上好的"酒"来

得到檀香、蜡烛
得到符纸

酒剑仙∶很好!都弄齐了。让你们这些小娃儿瞧瞧我尘封已久的独门绝招~醉仙封魔大法!

酒剑仙∶啊~ 这酒来劲..
酒剑仙∶我要开始施法!我在还没完成以前,你们二人千万不要离开我七步以外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切记不可轻举妄动。要不然有什么不良后果,我可不负责喔!喝~!
李逍遥∶师..师父!?
Z..Z..Z..~
林月如∶他..睡着了!?
李逍遥∶看起来~好像是的..
林月如∶什么跟什么嘛!又是一个来装神弄鬼的
李逍遥∶不~师父的本领真的很高强也许..也许是..
林月如∶也许是酒喝多了,是不是?
李逍遥∶月如! 等一下, 要去哪?
林月如∶去找出妖怪呀!难道还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酒剑仙呼呼大睡中..

彩 依∶李公子~你们..
林月如∶李大哥,你来的正好她把刘晋元抓到花丛中藏身被我给找出来啦!我们合力拿下这妖女
彩 依∶不..因为相公今天没有服药病情恶化了。妾身只好带他来这里,用百花之精气为他驱毒
李逍遥∶大嫂..竟然是只蝶精!
彩 依∶你..看得见我的原形?!
林月如∶光着身子,露出背后那么大一双翅膀,谁会看不出来?
彩 依∶奇怪~ 难道..我施的幻术被破解了!
林月如∶快把刘大哥放了!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彩 依∶不~不可以!一旦停下来,就前功尽弃了
林月如∶还想拿这种话骗人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吗?

求求你们..相信奴家,刘公子..刘公子就快死了
分明就是你这只妖怪想害死他,还妄想装做好人!
你们误会了,相公中了缠魂丝,奴家这么作是为了要救他
你要想害人,先过我这一关
对不起..既然各位不相信,奴家...奴家只好得罪了

月如~小心!

黑蜘蛛∶唧~唧~ 擅入者死!

毒娘子∶呵呵~你终于低头来找我了!
彩 依∶要不是..不是...
毒娘子∶你以为~用你炼制的百花仙酿就可以解掉我在这男人身上下的缠魂丝!?哼~顶多让他晚几天死罢了我早跟你说过∶天下间除了我没人能救得了他。你耗掉这么多法力救他,只是徒劳无功而已。原本你的道行还比我高出四百年,可是现在你已经没有力量对付我了!
彩 依∶我~求求您..救他..
毒娘子∶求我!? 呵呵..你也会有这么一天?哼!这个男人的命我要定了以前~我是怕你,但是现在你能拿我怎么样?
彩 依∶我.. 我愿意..用我的命..换他一命只要您肯解他身上的毒我..我随你处置。你..你想吃了我..也可以
毒娘子∶哦~! 这男人真的值得你为他这样做?
彩 依∶只..只要你答应我~救了他
毒娘子∶好~ 我就成全你!这男的从我手中救了你一次到头来~你还是得乖乖的送上门来!
蜘蛛精∶哈~哈~..不废吹灰之力我又可以增加千年的道行!这次可是你可是自愿的我就先吃了你~认命吧!

二人齐声道∶住手!!

林月如∶不许动我大嫂一根寒毛!
蜘蛛精∶竟敢来插手本座的事连你们一块吃了!!

蜘蛛精∶不自量力的家伙!
蜘蛛精∶可恶!给你们点厉害瞧瞧!
蜘蛛精∶哇~哈~哈~受不住了吧!我还有更厉害的招术
蜘蛛精∶死吧!

空中传来宏亮的声音∶孽畜!~休得伤人!

酒剑仙∶哦? 这畜牲体内居然有"雷灵珠"!难怪这么猖狂
李逍遥∶师父!
酒剑仙∶真是乱来!你们这两个小毛头叫你们别乱跑,偏要乱跑。在我元神离窍时擅自行动差一点就出事了!
林月如∶你..你不是醉倒了吗?
酒剑仙∶什么叫做醉倒呀!?喝了酒才是我发功的时候我可比你们二人还清醒呢..没搞清楚状况就乱来!
林月如∶.......。
李逍遥∶师父不愧是酒中之剑仙!
酒剑仙∶少来这套了..!先看看他们的情况要紧

李逍遥∶蝶...啊不~嫂子真对不起。先前我们错怪您了幸好罪魁祸首已死,现在一切都没事了..
彩 依∶呜..来不及了..相公..已经没救了毒娘子一死,相公的毒..就没人能解了
酒剑仙∶小蝴蝶..你要面对现实就算你赔上一命,那只蜘蛛精也不可能履行诺言的
彩 依∶可是..可是..我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只有..只有...
酒剑仙∶小蝴蝶.. 何苦..千年修行得来不易呀!
彩 依∶我这条命..是相公给我的不能眼睁睁的..看他死掉
酒剑仙∶你这样子~自废千年道行也只能换得他十年的寿命而已
彩 依∶只要相公能活下去妾身..此生心愿已了
彩 依∶这件事..请诸位永远不要让相公知道
林月如∶为什么? 你为刘大哥做如此大的牺牲,还不要他知道!
彩 依∶因为..如果让相公知道这件事,只是徒令他自责伤心罢了这是~奴家最后的心愿请诸位成全..

刘晋元∶..?有只蝴蝶黏在蜘蛛网上了
刘晋元∶哗..好美的蝴蝶。别怕! 我来救你了
刘晋元∶哎呦~ 好痛!这蜘蛛会咬人呐?

少爷..您该服药了
尚书夫人∶彩依~你该改口叫相公啦!
彩 依∶承蒙老爷和夫人收留,奴婢已感激不尽。奴婢不敢忘记自己原来的身份..
尚书夫人∶你千万别这么想~元儿能娶到你,是我们刘家的福气。等到元儿的病好了,我们还要等你替我们刘家添个胖小子呢! ..呵呵
彩 依∶是...。

酒剑仙∶唉..哎..世间有无情人,妖却有深情自从三十六岁下山以来,立誓尝遍人间美酒、杀尽天下妖魔唉..孰知~孰知~如今..酒喝多了,只是成瘾乱性妖怪杀光了,也无法渡化人心唉..哎~扪心自问这些年来究竟干了啥正事?罢矣~不如回山上重新修炼吧
林月如∶李大哥..如果~有一天我也遇到这种事,你..会不会牺牲自己来救我?
李逍遥∶啧~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林月如∶问一问而已嘛..若换作是你,我也会这么做因为~没有人希望自己心爱的人比自己先离开人世为了让自己所爱的人好好的活下去,再大的牺牲都是值得的..彩依的心情,我想我能体会
李逍遥∶傻瓜~想这些干什么这种事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的
林月如∶女孩子比较多愁善感嘛~
李逍遥∶哦! 你哪一点像女孩子了?
林月如∶你! 真不知好歹

酒剑仙∶我要走了,你们二人好自为之
李逍遥∶师父! 您要去哪?
酒剑仙∶回蜀山闭关修炼去也
李逍遥∶蜀山! 师父,您认识独孤剑圣吗?
酒剑仙∶怎么不认识?他是我大师兄
李逍遥∶太好了! 可否带徒儿前去?徒儿有一位朋友被剑圣师伯救走了,徒儿想去找她!
酒剑仙∶也好~ 你也算是仙剑派的弟子,应该去师门看看
酒剑仙∶闭上双眼,我要施法罗!

酒剑仙∶"到啦!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李逍遥∶真神奇! 您施的是什么法术这么快就到了?
酒剑仙∶呵呵~这是本门的飞仙术无论多远的地方,只要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
李逍遥∶哗~您一定要教我这种法术!
酒剑仙∶有时间我再教你,先随我去见大师兄吧!
林月如∶这里好冷喔..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样
李逍遥∶冷? 那就快进去屋内吧
林月如∶李大哥..要是..他们要正式收你做弟子你..你会留下来吗?
李逍遥∶这...看情形吧
林月如∶那~你自己进去!我在这里等到你出来为止
李逍遥∶好好好~我只去打听灵儿的下落,其他的事都不做可以了吧?
林月如∶那当然! 你要是当了道士我就先剃光你的头再说
酒剑仙∶"对了! 你记住..暂时在我师兄面前不要叫我师父依本派门规未经掌门人同意门下弟子不得在外擅自收徒你可别害我被大师兄骂知道吗?"
李逍遥∶是..!

李逍遥∶晚辈李逍遥,拜见前辈
剑圣∶嗯...好..。
酒剑仙∶师兄..怎么样?我看中的人不错吧!
剑圣∶师弟,难得你肯收起玩心不再四处乱跑了?
酒剑仙∶哈哈哈!老啦~跑不动了
剑圣∶是啊,我们都老了是该好好找个合适的传人继承本门的绝学了
剑圣∶不过..师弟,你也真乱来把本门的剑术传给外人,若是让心术不正之徒学去怎行?
酒剑仙∶放心啦,我看人一向很准的而且,这小子天份极高,我只教他一次,就学会了
剑圣∶嗯...这倒是没错..
酒剑仙∶哈哈~逍遥! 师兄答应收你做我仙剑派的弟子呢!
李逍遥∶这...
李逍遥∶前辈的厚爱..晚辈心领了
酒剑仙∶为什么!? 你不是很想学咱们仙剑派的法术吗?
李逍遥∶因为...因为..
李逍遥∶晚辈乃世俗之人,俗心未净怕不适合这世外清修的生活
剑圣∶嗯..有这种顾虑是对的不过你放心,本门弟子除了掌门人,其余的并非一定要出家只要遵守本门的戒律即可
李逍遥∶晚辈...考虑看看
剑圣∶好吧! 这也算是人生大事你考虑几天再做决定
酒剑仙∶哎~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扭扭捏捏的,像个娘们似的?我们仙剑派的武学冠绝天下只要你习得其中九牛一毛便可傲视武林,学得一半就可以纵横三界武林中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机会,都摆到你眼前了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李逍遥∶前辈如此看重我,晚辈心中十分感激,但是~晚辈还得把一些俗事处理完才行
酒剑仙∶我知道了,是不是还有一堆红粉知己没摆平啊?
李逍遥∶让前辈见笑了..
酒剑仙∶你们就留在这儿住几天顺便参观参观吧!你会喜欢这地方的

李逍遥∶前辈~晚辈想向您打听一个人前些日子您是否曾救了一位年约十六岁的女孩子?不知那位姑娘现在何处?
剑圣∶我何时救过年轻的女孩?
李逍遥∶没有吗..!?
剑圣∶没有~!
剑圣∶对了,先提醒你们..后山是本门的禁地,不可随意擅闯

青衣弟子∶二位请留步,此去乃蜀山禁地没有掌门的命令,不可进入
青衣弟子∶听说蜀山禁地的尽头是一座"锁妖塔",自本门开山立派以来,历代祖师降伏的妖魔都关在塔内妖魔一旦被关入锁妖塔内,就永远也别想出来,直到塔中的化妖水将它们的妖气化尽,成为尘土为止。
青衣弟子∶我来这里三年了,也没到过禁地,更甭说看过锁妖塔了不过~听师父说∶那座塔足足有百丈高呢!
青衣弟子∶掌门师父是位嫉恶如仇的人他老人家只要听到哪里有妖怪作乱,就会立刻御剑乘风遁去半柱香时间不到,就见他拎者乾坤袋回来,定又是收了妖怪前不久,掌门师父曾在一天之内就收了一个蛤蟆精和一个蛇妖女。这等本事,我想~即使是二郎神下凡也得汗颜吧!
青衣弟子∶不知道要到哪一天,我才能修炼到像掌门师父那般出神入化的本事
青衣弟子∶此地是蜀山仙剑派所在
青衣弟子∶最近天气变得很不正常这么大的雪我还是头一次遇到听说西南方的南邵、大理一带却是热的反常,已经一整年没有过下雨了
青衣弟子∶呼..好冷~好冷!

李逍遥∶这..这不是灵儿戴的玉佛珠吗!怎么会在这里?
青衣弟子∶唉呀!你不能拿走哇那是掌门师父交待我要拿去炼丹炉销毁的我差点给忘了
李逍遥∶销毁?这怎么行!这串佛珠是我一个朋友的
"李逍遥收起玉佛珠"
青衣弟子∶那佛珠是妖魔所化身的呀!师父说不能留它在人间虽然它的法力被师父封住了但还是很危险的!
李逍遥∶先把它交给我吧我自会向你们掌门说清楚的
李逍遥问道∶小石头! 小石头!你还在吗?
小石头∶呜...主人..主人被关起来了..
李逍遥问道∶主人?..是说灵儿吗!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快告诉我
小石头∶有一伙苗疆人为了争夺主人跟一个独眼的打了起来结果通通都死掉了。住在这里的老头子刚好经过硬说那些人是主人杀的,我拼命想保护主人,结果主人还是被抓走了我听见那老头子说,他要把主人关进锁妖塔
林月如∶他们怎么可以这么不讲理!?
李逍遥∶怎么..怎么可能!灵儿是活生生的人呐怎么会被剑圣前辈当作妖怪捉起来了?
小石头∶求求你们一定要救我的主人一旦被关入锁妖塔的人,绝无生还的机会啊!

酒剑仙∶怎么啦?看你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无可救药!
李逍遥∶前辈! 这是什么意思?
剑圣∶嗯? 阿青怎么还没把这东西烧掉呢! 真是的..
李逍遥∶不..我是问~原来持有这佛珠的主人呢?!您是不是把她关起来了?
剑圣∶妖邪魔物,自该打入锁妖塔
李逍遥∶你...竟然..
剑圣∶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李逍遥∶她..她是我的朋友啊!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子你把她当作妖怪囚入那种地方岂不是要致她于死地!?
剑圣∶朋友? 李少侠,以后少去结交那些邪魔歪道修炼仙剑派的剑术者,最忌受到狐精鬼魅所诱,丧失心志、因而坠入魔道。这番道理你要明白呀..
李逍遥∶我不是来听你这些大道理请你马上把灵儿放出来!!
剑圣∶你死了这条心吧!锁妖塔内乃另一处世界,收入塔中的妖怪,绝无放出之途
李逍遥∶你们..把人命当成什么了?
剑圣∶对长辈说话是这种态度吗!
酒剑仙∶哎唉呀!你们俩个怎么回事突然吵起来了?
李逍遥∶你们不放人,我自己去救!
剑圣∶哼~ 不懂事!
剑圣∶本派创立百年以来从未有人进入塔中能活着回来你要是不怕死就请自便吧!

酒剑仙苦笑曰∶逍遥~你这玩笑可开大了
李逍遥∶前辈,我是认真的!
酒剑仙∶凡事都太认真就不好了我师兄说的没错,进塔容易、出塔难收入锁妖塔的全是极凶恶的妖魔,数百年来从没有一个人进到塔内深处还能活着回来的
李逍遥∶换句话说,就是有人曾进入塔中罗?
酒剑仙∶是..是没错..在我太师父那一代,曾发生过一件惨事。有一位我的太师叔犯了门规,畏罪逃入锁妖塔中当时本门数十位弟子追入缉捕结果没有一个人回来。自此以後,太师父立下规定严禁门下弟子进入锁妖塔违者尽废武功逐出师门..
李逍遥∶我不做蜀山弟子就不必遵守你们的门规!
林月如∶李大哥...前辈说的没错此事非人类之力所能及救人的事,须从长计议才是
李逍遥∶不! 灵儿挺得了那么久吗?况且,她根本没有做错任何事为何要受这种罪?!
众人默然....
酒剑仙∶唉..好吧...跟我到外面来!

酒剑仙∶你当真非要去不可?
李逍遥∶晚辈心意已决!
酒剑仙∶唉~哎..造化弄人啊
酒剑仙∶收下这些吧.
酒剑仙传授给李逍遥"酒神咒"、"醉仙望月步"、"仙风云体术",赠予"雷灵珠"、符咒若干张以及"酒"二壶
酒剑仙∶这些是为师所有的法宝了这颗雷灵珠呢,是从蜘蛛精身上得到的,反正我也用不着酒呢~不是给你喝的,而是让你使法术用的,这招"酒神咒"是我自创的法术,其威力不下于本门任何一项绝学不过千万要记住..由于此法术威力过于强大,所以一生之中只能使用九次,否则必气竭而亡而且~每次使出此招,必耗尽全身的灵力,所以除非紧要关头,勿轻易使用
酒剑仙∶虽是短暂的时日毕竟~你我算是师徒一场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些了你..好自为之..
林月如∶我..我跟你去!
李逍遥∶不..这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不能连累你
林月如∶还说这种话!?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救灵儿妹子的事,怎能少我一份?
酒剑仙∶唉~ 好自为之.

青衣弟子∶你们真的要去闯锁妖塔啊!?哗..希望你们能活着回来

Share/Save/Bookmark

发表于 2005-05-04 13:34:17
轻松一刻 - 阅读主题
<<  <  1  >  >>

Valid XHTML 1.0 | Valid CSS2 | WAI-A WCAG 1.0

Copyright 2005-2018 WEN'S Horizon [32/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