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忘记密码
轻松一刻 - 阅读主题
<<  <  1  >  >>

仙剑奇侠传1 完全对白 (五)

好(0) 差(0) 阅读(4151) 评论(0)
Wen 给 Wen 发消息 给 Wen 发email
作者头像
等级:◆◆◆◆◇◇◇

嘿! 小帅哥..身手不赖嘛可惜奴家没空陪您玩了

李逍遥∶如妹! 别追了。
林月如∶不能这样就算了..啊~李大哥..刚才你怎么这么快就赶过来了!?
李逍遥∶有个人替我盖被子,还在我耳边讲一些奇怪的话,我怎么可能不知不觉?
林月如∶原来..你都听到了!你..你好坏。
李逍遥∶你也太逞强了,那个黑衣贼身手不弱,你一个人对付她太冒险了。
林月如∶我们二人联手就不怕她了吧!走! 咱们出去逮那黑衣贼。

哈~别想跑!

女飞贼∶想抓我? 门都没有!
女飞贼∶哎呦~ 天都亮了!东西还给你们,我不玩了。
林月如∶逃的真快!

拾起布包

古董商∶啊~太好了!
古董商∶咦..? 怎么少了一样。
古董商∶我的"紫金葫芦"呢?是不是你们偷藏起来了,你们跟飞贼是不是一伙的!
林月如∶是我们冒着生命危险才把你的东西抢回来的,你不但不感激反而诬赖起我们来了!?
李逍遥∶这位员外,我们若是真的拿了你的葫芦,又何必把这包东西还你!?
古董商∶那紫金葫芦可是我花了大半辈子的积蓄才弄到手的!不..我要去报官对~报官!
林月如∶真是好心没好报,这种人被偷光了活该!
李逍遥∶如妹! 算了..我看咱们是中了那女飞贼的计了,那位员外少的宝物一定是在那女飞贼的手中,我们抢回来的,只是其它无关紧要的东西。
林月如∶我们岂不是白忙一场!?

六婆∶隔壁这户人家呀~前不久搬来一位寡妇。虽说是寡妇,但是她家中可有钱呢。有次我到她家串门子,不小心瞧见她家中有处秘室呢..里头堆满金银珠宝,看得我都傻眼了。
三姑∶我跟你说啊~隔壁那栋宅子,就是门口挂著灯笼的那户。前不久才搬来一位寡妇,说也奇怪,白天很少见到有人出来,到了半夜却常听见许多人进进出出的声音。
三姑∶也不知那寡妇靠什么发的财,连家里头的丫环都穿金戴银的。那些婢女都守口如瓶,
问也问不出个头绪来。

李逍遥∶请问...
姬三娘∶哦? 小哥哥~您找奴家有何贵事?
李逍遥∶昨晚我追一群飞贼,追到这附近来时给追丢了,所以顺道过来看看是否有线索可循。
姬三娘∶呦~难不成您认为飞贼躲在我这吗?
李逍遥∶啊~不是,夫人这么年轻貌美,怎么可能是飞贼的同伙呢。
姬三娘∶呵呵呵~公子您真爱说笑。
李逍遥∶昨天夜里,夫人可曾听见屋外有任何不寻常的声响?
姬三娘∶呵~ 当然有啊..
李逍遥∶那可曾看见有人从您这屋顶跳入院子中?
姬三娘∶月圆之夜..独守空闺,奴家昨夜又是孤枕难眠,盼呀盼呀,看会不会盼到一位翩翩郎君从天而降,来陪陪奴家,不过..却没有去盼一个飞贼从我家屋顶跳下来啊..
李逍遥∶就是说~没有?
姬三娘∶小哥哥~您这么想抓贼的话今晚何不在我家住下来嘛。说不定,那飞贼又从我这屋顶经过,不就可以逮个正着吗?
李逍遥∶这..不太妥当吧..
姬三娘∶哎呀~奴家最崇拜有正义感的侠士了..您就让奴家达成这个小小的心愿嘛..
林月如嘟嚷∶脸皮真厚..
姬三娘∶呵呵~比起孤男寡女双宿双飞投宿客栈还同寝一室的..奴家的脸皮还算薄了点呢。
林月如∶你...!
姬三娘∶怎么着?我又不是在说你,呵呵~小哥哥..在客栈投宿多花钱呀!这扬州城治安这么差,我这房子这么大,就是没有一个男主人,到了晚上奴家心里会害怕呢..您何不搬来我这住下,岂不两全其美?
李逍遥∶ 这..我考虑看看..
林月如∶  哼!
李逍遥∶月如! 你去哪?
李逍遥∶对不起,告辞!
姬三娘∶呦..小妹妹气跑啦?

李逍遥∶月如!你爬那么高干嘛。
林月如∶  你管我!

李逍遥∶你在生什么气啊?
林月如∶你去跟那个不要脸的女人一起算了!
李逍遥∶我又哪里得罪你了?
林月如∶你们男人都是一个样,看到漂亮的女人就失了魂似的。
李逍遥∶那个寡妇?我怎么会?她又没有你漂亮?
林月如∶你..你最爱骗人了。

林月如∶咦..!?
林月如∶李大哥! 快躲起来!
李逍遥∶又怎么了?
林月如∶嘘~ 你看!

林月如∶鬼鬼祟祟的..井里头一定有古怪!

李逍遥∶这井底之下居然别有洞天!
林月如∶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名堂,我们进去探它一探。

找到紫金葫芦

官差∶有人密报,女飞贼在此藏匿赃物,果然人赃俱获!通通给我拿下!

威~ 武~
太守∶现在人赃俱获,还有什么话好说,赶快招出你的党羽,或许本官会考虑从轻发落!
林月如∶招什么?我们又不是贼!
太守∶还想狡辩?女飞贼、你给本官从实招来。否则有你好受的!
林月如∶你敢!本姑娘不是什么女飞贼。我爹爹是苏州林家堡堡主,也就是当今南武林盟主林天南,而我伯父,正是当今朝中刘尚书。你给我小心点,赶快放我们走,要是惹火了本姑娘,定要你乌纱帽落地!
太守∶大胆刁贼,竟敢对本官出言不逊!
师爷∶大人息怒~这娘们说得跟真的似,如果真的如其所说,那我们还真不能得罪她。
太守∶唔..如果是假的呢?
师爷∶不妨从那男的下手..
太守∶本官听说这帮飞贼的成员全是女的,跟这男的有何干系?
师爷∶女飞贼总也有姘头吧?
太守∶喔~ 我懂了!
太守∶小伙子,你又是哪里来的?家中有何人?
李逍遥∶小的是余杭县人父母早亡,无兄弟姊妹,有一婶婶,在家乡开一间小客栈营生..
太守∶好! 来人!先打二十大板。
李逍遥∶等等! 别打啊!
太守∶ 从实招来!
李逍遥∶哎呦!···我们真的是冤枉的呀。大人···哎呦!
太守∶还不肯招?再打!
太守∶不招?再打!
太守∶你招是不招!?
李逍遥∶大人、大人,别打了!我有话要说···哎呦~
师爷∶大人,不妨听听看他想说些什么。
太守∶好!停手。那就让你说说看。
李逍遥∶谢谢大人,我要澄清的是,我们是看见城内一户人家的女主人,拿着这件失物走到井边丢下,随后我们在井中找到后,爬出来就见你们已经包围我们了..
太守∶大胆!还想狡赖?
李逍遥∶不是啊,大人。我是说能不能给我们几天时间,我一定能抓到这票飞贼。
师爷∶大人,这主意不错,就利用利用他们。能抓到人是最好,要是抓不到,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把他们俩给定罪,您意下如何?
太守∶好!就这么办,限你两天内抓到女飞贼。不过~这女孩子要先留下来。
李逍遥∶什么!···
太守∶如果你敢逃走,我立刻办她!

衙役∶要探监吗?先缴100文钱。
衙役∶请吧!
李逍遥∶月如..你还好吗?
林月如∶哼..还不都是你害的。
李逍遥∶别这样嘛..我发誓~我一定抓到真正的女飞贼,救你出来。
林月如∶最好是这样,不然我一辈子都不理你了。

"屏风后面出现一道秘门"

姬三娘∶呦~这么快就追来啦?
李逍遥∶看你还逃到哪去!
女飞贼∶小哥哥~要奴家杀了你这英俊小生,真有点舍不得呢。

太守∶哦? 想不到你这么快就把人抓到啦?
李逍遥∶我早跟您说我们是冤枉的。
太守∶堂前的女子,抬起头来,本官有话要问你。
姬三娘∶·······
太守∶大胆刁妇,本官问话为何不答?
姬三娘∶你在跟我说话?我还以为你在唱戏哩。
太守∶大~胆!竟敢无视本官的存在,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姬三娘∶哈哈哈哈!
太守∶住口!死到临头还笑得出来!
姬三娘∶我笑自己一念之仁,那天晚上我到王员外家,撞见你跟王家三姨太在后花园办好事,没顺手一刀宰了你,现在倒成了祸害。
太守∶ 你···
李逍遥∶噗哧!
太守∶笑什么!!不准笑~
师爷∶大.大人,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开始问案吧!
太守∶气..气死我了!
太守∶本官问你,去年十月初六城北苏府,后花园埋的一缸黄金,被换成一缸屎尿,是不是汝等所为?
姬三娘∶那么久的事,我哪里记得啦?
太守∶还这么掉,再不招休怪本官对你动大刑!
姬三娘∶喔~我想起来了,那老头无缘无故把一缸黄金埋在那,我们以为他不要了嘛!还好心留给他一缸肥水好浇花呢。各位评评理,咱们够良心了吧。
太守∶你还有理~好好好!去年腊月十六,城门口李记当铺的银库中五千两银子被盗是不是你们所为?
姬三娘∶说盗就难听了,当铺不就是让人借钱的,咱们不过是借用点生活费花花,何况那李老头祖先留下那么大家产给他,分一点给咱们穷老百姓,又死不了,干嘛那么紧张~
太守∶你还真罩得住!我再问你!今年正月初三扬州首富顾员外家中,一万两黄金被窃,也是你们所为,是不是?
姬三娘∶顾员外不是经常逢人就夸说他家的财富吃几十代也吃不完,我看他整天数黄金数的太累了,帮他分担一点而已。
太守∶住口!寡廉鲜耻之徒,你们当真没救了!
姬三娘∶唉哟~咱们就这么点癖好,也给大人您说得没救了,那种晚上到后院同别人家老婆相好的,不死得更快?
太守∶你、你..师爷.快、快把我的心.心肺活气散拿来..
师爷∶大人,您挺着点!犯.犯不着同小贼呕气啊.
太守∶唉~呼..呼..刚才差.差点嗝屁了!
姬三娘∶我说嘛~这种人不短命才怪?
太守∶大胆~!你再敢胡言乱语立刻大刑伺候!!本官再问你,前些日子本城客栈有一位古董商失窃一古董,我看跟你也脱不了干系吧!
姬三娘∶古董?···我可不记得什么古董。
掌柜∶大人,小的亲眼看见,就是她这身打扮偷走房客东西的。还有、是这两位仗义出手追这女飞贼的。
古董商∶草民没看清楚偷东西的是谁,但的确是这两位大侠找回其余的失物。
太守∶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姬三娘∶原来是那个小葫芦!我还以为是什么宝贝儿。哈哈哈、出道这么久,干过的票子也不少,没想到居然栽在一个葫芦上,只道气数已尽,怨不得人呐~
太守∶既然承认是你做的案,其余两位疑犯当场无罪释放!来人呐!将这女贼押入大牢。
林月如∶  李大哥!
太守∶好啦~本官还你们清白,你们可以自由离去了!
林月如∶  谢谢!
李逍遥∶在牢中还好吧?
林月如∶嘻~有爹爹和世伯做靠山,他们不敢拿我怎么样!

太守∶还有事吗?
林月如∶奖金啊,抓到飞贼应该有悬赏的奖金吧?
太守∶哎呀呀! 你看看..给那女贼气的差点给忘了本府原先悬赏二百两,另外李员外和王员外等地方士绅集资一千两赏给破案有功者一共是一千二百两纹银折合现钱约六十万文钱
李逍遥∶哗~ 这么多!
太守∶本官还没说完..按我大唐律法,缉凶赏银需先扣除二成的横财税另外本城最近在修筑护城河要征收一成的建设捐这几次捉拿飞贼的行动中有二名捕快殉职,七位负伤他们的抚恤金一共须二十八万文钱...
李逍遥∶好了好了,告诉我们一共剩多少可以领吧。
太守∶余十四万..参加此次行动的有功人员连同二位一共是二十名,每人平分应得七千文钱还有~本府事先订制了一块匾额,用来送给协助官府破案的民众..造价是一千五好啦~剩下这五千五是你的了。
获得五千五百文钱
李逍遥∶这...就这么一点?
太守∶匾额你不拿吗?
李逍遥∶你自个儿留着用吧!
太守∶呵呵..欢迎再来!

古董商∶谢谢你啊!小兄弟,帮我找回紫金葫芦。

衙役∶探监的吗?照规定要缴三百文的探监许可费。
李逍遥∶没钱就是没钱,不然你想怎样。
衙役∶哦..那..对了,贫苦百姓可以免费。大侠~您若没钱缴也没关系。

犯人∶格老子的,老子只不过揍了衙役一拳,就被罚五千文钱外加坐牢一年,这简直是没有天理了!
犯人∶看什么看! 没看过坏人吗?

胖男∶呜..自从新太守上任后,上青楼寻欢也犯法了,而且越胖的人罚得越重。
妓女∶真是倒楣~奴家才刚到迎春阁做不到三天呢,就被抓来这了。
妓女∶唉..妈妈怎么还不来保我出去呢?

乞丐∶太守新官上任三把火,定下一大堆新的禁令,就连沿街讨饭也算犯法,我才不过讨了两块铜钱就被捕快抓进来了。
乞丐∶不过这样也好,至少在牢里不愁吃也不愁住,只是不太自由罢了。

女飞贼∶啧~ 这种烂牢房哪是给人住的啊!伙食又这么差,这些官差们真不知怜香惜玉啊!

巡捕∶奉太守之命,可让两位出城。
巡捕∶你就是那位抓到女飞贼集团首领的少侠吗?真了不起!

秀才∶你们也要过这座山吗?我听人说,这山上出了只蛤蟆精,长的就像头牛那么大专吃过往人畜,昨天已经死了好几个人呢!
李逍遥∶蛤蟆有什么好怕的?长的再大也不过一张嘴、四条腿,噗通一声就把它踢下水
秀才∶是..兄台所言甚是小生见兄台身配宝剑想必是习武之人。小生愿意出价二千文钱,请兄台当我的保镖,护送我过这段山路,不知兄台意下如何?
李逍遥∶不,我向来只保护女的不替男的卖命
秀才∶兄台再考虑一下吧
秀才∶唉..十年寒窗苦读,就为了这次进京赶考,却因妖畜挡道而不得其途..我该怎么办啊
李逍遥∶好吧~见人有难不能不管我答应护送你过这段山路我们的脚程可是很快的,你可要跟紧点
秀才∶好..谢谢。
李逍遥∶至于这个价钱嘛..
秀才∶我再加一千,一共是三千
李逍遥∶好~先付一半!
得一千五百文钱

旅人∶一听说这里有妖怪吃人我雇的车夫脚役就全跑光了真是一群没胆的家伙唉唉唉~本公子一路游山玩水泡女人,怎料偏偏给困在这穷山恶水之处,前进也不是、回头心又不甘哪!
猎人∶这山里头的野猪啦、野鹿啦突然全都无影无踪,反倒是满山遍野冒出成群的癞蛤蟆爬来爬去,真是古怪
猎人∶传说~如果获得成了精的蛤蟆剖开它的肚皮,可以找到一颗"五毒珠",而这种宝珠可以避百毒,是无价之宝呢!

剑圣∶此地凶险,切莫久留!
李逍遥∶请问您是..?
剑圣∶老夫夜观星相,预见今日此地将发生极大的血光之灾劝你们快离开吧!
李逍遥∶这可不成,我们还得赶路呢
剑圣∶听不听由你,想活命的话速速回头下山去吧!
李逍遥∶御剑飞仙!哎呀~高人!
林月如∶我想起来了,他是剑圣前辈!当今武林第一人!我小时候曾见过他一面
李逍遥∶哎呀..可惜!
林月如∶可惜什么..?
李逍遥∶早知道我就求他收我为徒
林月如∶想得美咧! 当人家蜀山派的弟子是要出家当三清道士的,你这花心大萝卜人家才不收呢
李逍遥∶我哪一点花啦!?
林月如∶哼~你自己说呢?
李逍遥∶好啦好啦..饶了我吧当我是痴人说梦,行了吧?
林月如∶你本来就是痴人说梦
李逍遥∶别闹了,咱们还要赶路呢要是日落以前没过这山谷咱们可就要摸黑下山了
秀才∶二..二位..英雄我...我看..
林月如∶你怎么了?秀才∶我看..我还是回去吧..
林月如∶为什么?又不是没见过妖怪有啥好怕的?难道你不相信我们?
秀才∶这..我..我想先前的约定就打消了告辞..

秀才一溜烟的便往回跑走了

林月如∶去~ 这些读书人真没用

"古董商印堂发紫,脸上长满青绿色肿瘤、显然是中剧毒而死"

林月如∶啊~ 好恶心!他..他是遇到盗匪吗?
李逍遥∶我看看..

搜得布包

李逍遥∶应该不是..他身上带的财物都还在。
林月如∶又不像毒蛇咬死的,还是..蛤蟆精咬死的?

李逍遥∶咦..姑娘,你受伤了吗?
女子∶.......
李逍遥∶唔~姑娘..咱们好像曾见过面喔?
李逍遥∶喂~姑娘! 你去哪啊?
女子∶这是我家!
李逍遥∶你的脸色不太好呢..需要帮忙吗?
女子∶别跟来~ 靠近我的男人会没命的!
李逍遥∶哇~ 这娘们还挺酷的!
林月如∶瞧你那付无赖嘴脸人家会理你才怪!
李逍遥∶我可是好心好意耶
李逍遥∶你瞧~像那样的美女,怎么会住在这么一个山洞之中,你不觉得有点古怪吗?
林月如∶你还有闲功夫去管人家?咱们还得找路呢
李逍遥∶既然那姑娘是住在这里的直接找她问路岂不是比较快?

女子∶你们擅自闯进我家来不觉得失礼吗?
李逍遥∶是..恕在下冒昧我们只是想问个路
女子∶没路了..这山谷往北的栈道被我拆了再过几天,我得把往南的山路封起来
林月如∶ 这是为什么?
女子∶省得再有无聊的男人闯进来
李逍遥∶姑娘,这里是来往必经之路就算这座山谷是你的,你也不能这样做呀!
女子∶你管不着!
林月如∶喂.. 这个人很不讲理喔!
女子∶这是我住的地方请你们出去!
李逍遥∶好好~算我们失礼
李逍遥∶月如~算了,咱们走吧

林月如∶李大哥~我越想越不对!
林月如∶我觉得那女人绝非善类一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才会躲在洞窟里,还不许别人靠近这里
李逍遥∶我也这么觉得

林月如∶哇.. 妖..妖怪!
李逍遥∶姑娘,你快过来那只大蟾蜍可能有毒啊!
金蟾鬼母∶哼..毒? 人心更毒!比起天下人恶毒的耻笑、凌辱还有什么毒可怕?
林月如∶你..你的脸..
金蟾鬼母∶既然被你们看到我的脸就别想活着走出此洞窟!
金蟾鬼母∶乖儿子~这对男女就给你当点心

剖开蛤蟆精肚皮,发现"五毒珠"

两位吗? 
请这边坐..
盖罗娇∶呦~呵~小夫妻俩出来游山玩水吗?真令人羡煞呀..呵..不说笑了俩位要点什么?
李逍遥∶老板娘~ 有酒吗?
盖罗娇∶小店的陈年茅台远近驰名呢!
李逍遥∶好~来两壶暖暖身子贵店有啥拿手下酒好菜?
盖罗娇∶小店最拿手的蜜汁熏火腿不知是否合您的味?
李逍遥∶好..来一盘吧!
盖罗娇∶马上来!
李逍遥∶这山中野店,别有一番风味呢
林月如∶这间客栈似乎是新开的去年我到京城,路过这里时没见过有这间店
盖罗娇∶敢问~ 少侠怎么称呼?府上哪里呀?
李逍遥∶敝姓李..余杭县人
盖罗娇∶呦~ 余杭啊...这么远的地方来的呀!敢情~两位是..回娘家
李逍遥∶不不..大姐您爱说笑了我们出来,是为了找寻一个人
盖罗娇∶呵~ 那是我猜错啦!
盖罗娇∶我呢~ 我叫盖罗娇手下这班姐妹呢..都是跟我从故乡大理,来中土讨生活的最近几年呐..苗疆战乱不休许多人不是迁到岭南,就是来中土讨生活,我们想等到天下太平了再回故乡
李逍遥∶嗯..难怪这店里全是苗女连酒和菜都是西南边疆的特产
盖罗娇∶呵呵~ 两位喜欢的话,就尽量用

苗女∶  大姐! 他们来了
盖罗娇∶嗯..也该差不多了!
盖罗娇∶不好意思,我有重要的客人到了,不能陪二位..二位就请..小睡片刻吧

盖罗娇∶通知所有的人,大鱼入网了

石长老∶你们是白苗族的人?
盖罗娇∶石长老..投降吧!你打不过这么多人的把公主殿下交给我们吧
石长老∶哼~就凭你们这些臭娘们?
盖罗娇∶公主殿下..属下知道您就在轿子中。可否现身一见?
轿中之人∶  .......
盖罗娇∶公主殿下的两位汉人朋友属下也已经请到,现在就在客栈内休息呢..想必殿下很想见他们吧?
轿中之人∶  是..逍遥哥哥吗!?
盖罗娇∶是的..奉我族族长之命,想请公主及公主的朋友到大理城做客
石长老∶     做梦!

石长老∶别以为仗着人多就能赢得了我
盖罗娇∶好说..石老长您虽神功盖世终究要叹岁月不饶人吧
石长老∶哼! 老夫就算敌不过你 也要拼个同归于尽

石长老∶可~恶..
盖罗娇∶石长老..任你再神通广大一次要对付我们这么多人法力终究是要耗尽的..您这么大的年纪了,犯不着为那残暴无道的巫王拼命吧?
石长老∶哼! 休得污辱我们大王
盖罗娇∶在苗疆,谁人不知巫王听信谗言,修练拜月教的魔功以至走火入魔、命在旦夕而身后无子嗣以继大统这时却又想起十年前被自己亲手迫害,而流亡出走的妻子及亲生女儿..
哼~
石长老∶这是我族的家务事别族无权过问!
盖罗娇∶照我们白苗族的习俗~与丈夫离异的妻儿,自是归娘舅家养。巫后娘娘原是我白苗大祭司我等奉族长之命,迎娘娘之女回大理,乃名正言顺之事
石长老∶强词夺理!公主乃我南绍王国唯一正统继承者,你们分明是想挟持她,来威胁我们大王
盖罗娇∶呵~您说这话可就伤人了我们哪来这种胆子呢?
石长老∶身为长老,就算死也绝不让你们如愿
盖罗娇∶呦~ 困兽之斗啊?
石长老∶领教老夫最后绝招!

赤血毒!!!

何方妖孽 在此逞凶!  
饶你不得...看飞剑
不! 他们不是我杀的! 

"屋外传来一声惊叫之后"  
"又恢复寂静.."

.....!?
李逍遥∶ 灵儿! 是灵儿的声音!

李逍遥救醒盖罗娇

盖罗娇∶呵~ 刚才真不好意思对你们下了迷药。不过..我们没有恶意如你所见,我们并不想让你们介入这场战斗,所以使了一点手段,希望李少侠莫见怪
李逍遥∶老板娘..刚才..除了这些死去的人是否还有一位女孩子?
盖罗娇∶公主殿下被一位青衣白发的老道士带走了
李逍遥∶  公主..?
盖罗娇∶就是你在找的赵灵儿你们的事,我调查很久了所以知道你们要经过这里
李逍遥∶那..你可知带走灵儿的是何人?
盖罗娇∶那位老道士自称是独孤剑圣我中了石长老的赤血毒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殿下..
林月如∶剑圣前辈一向嫉恶如仇、为人正直,向来为武林同道所敬仰灵儿妹子既然被他所搭救,应该是福非祸李大哥..我们应该可以放心
李逍遥∶唉..希望如此。只是..
盖罗娇∶没想到任务没达成,还把事情弄成这样。看来~我只有回大理,向族长请罪了
李逍遥∶唉..眼看着灵儿就在我们身边不远,却又这样分开了
林月如∶李大哥~这里离京城不远我有位姨妈住在那,我想顺道去看看她,好吗?
李逍遥∶也好..

小贩∶客倌要买些什么东西,这儿应有尽有。
小贩∶本店的青草茶是京城内外远近驰名的,喝过的人都称叹!

商人∶待会儿我们就准备搭渡船进城趁现在休息一下。
伙计∶是的,老板。
旅客∶要赶紧趁天黑之前进城,否则没地方住啊!

孩童甲∶哈哈~站在这里看得好清楚呢
孩童乙∶今天是演什么戏啊?
孩童甲∶就是水淹什么金山的嘛!你自己不会看呐。
孩童乙∶为什么不是银山,而是金山?
孩童甲∶笨喔! 金山比银山值钱嘛
孩童乙∶喔....
孩童丙∶白蛇传那么好看吗?怎么这么多人喜欢看。

观众∶这戏我前前后后看了十几二十遍,怎么看都不腻。白蛇精化身的白素贞为了报恩而嫁给许仙,最后却悲剧收场
观众∶呜··白素贞好可怜喔!
路人∶江湖好汉是不看这玩意儿的我只是刚巧在这儿歇歇脚。
老头∶想当年我演许仙的时候你们都还不知道在哪儿!
观众∶这个许仙到底是谁演的,真烂!
观众∶西湖断桥、借伞姻缘我看现实生活中是碰不到这种好事的
观众∶喂!别挡着人看戏。
观众∶嘘,小声点~现在正是最精彩的一段。
观众∶这扮小青的娘们儿长的不错。
观众∶别吵!老子正在看戏。
观众∶法海,好样的!快把那蛇妖给收进雷峰塔!

许仙∶
想不到无双美质今双遇,
分明是第一佳人第一仙。
二位娘子听我言,
贵姓高名何方住,
为何的冒雨冲风到此间?
白娘子∶
乍闻此言暗含笑,
半是欢喜半羞惭定睛把那许仙看,
目秀眉清非等闲
群唱∶
必是前生缘法今生遇,
千里姻缘一线牵。
小青∶
娘子呵!
公子问你话,
为何对面相逢无一言?
白娘子∶
奴家住杭州城黑竹巷
姓白
今年虚度十八秋
祖居云南年深久,
如今寄居在杭州。
许仙∶
敝人也在城南住,
姓许名仙家业寒
今日游湖归来晚,
偏遇天气雨连绵
白娘子∶
鞋弓袜小难移步
弱体柔姿太可怜
许仙∶
我居心与你们同路走
送你到家中我心也安。
小青∶
小姐哦!
这秀才胆大似狂颠
听他的话头真有趣
奉劝娘子休错过
何不学那文箫配彩鸾?
白娘子∶
此人总是多情种,
还要试探他真心虔不虔,
你我行踪须隐密,
休要泄露巧机关。
小青∶
小姐!
那该如何是好?
白娘子∶
借他的伞儿打回去
约他来取在两日间
那时我自有瞒天手
妙法通灵元上元。
小青∶
不怕他不入迷魂阵
就是那八洞神仙要脱逃难
岂不是人间天上无双
美玉洞金屋巧姻缘。
群唱∶
人间天上无双美呀无双美,
玉洞金屋巧姻缘呀巧姻缘。

Share/Save/Bookmark

发表于 2005-05-04 13:29:26
轻松一刻 - 阅读主题
<<  <  1  >  >>

Valid XHTML 1.0 | Valid CSS2 | WAI-A WCAG 1.0

Copyright 2005-2018 WEN'S Horizon [32/0.024]